如何開展慧性圖文思維教育(二)

201509093

為什么說《德道經》是慧智教育的教材和課本?答案是:只要比較一下《道德經》通行本,我們就不難發現帛書本的五千言,其中的“之乎者也”四個字,比通行本多出數倍甚至十幾倍之多。那么,為什么通行本會將那么多的“之乎者也”全都刪除掉呢?原因只一個:因為只有刪掉它們,才能削掉老子五千言作為教材課本提供給學生誦讀的作用力!這是編修的用心之所在,首先讓學生沒教材用,這個招兒非常高。后來,智能儒學又認為,“之、乎、者、也”都是文言虛詞,并無實用價值。這種定論,就是純粹用智能否定慧性所創造的工具,正是因為智能儒學有了文言虛詞的定論,現代智能思維就繼續加以發揮,更不知其所以然,所以將“之乎者也”用來形容咬文嚼字與迂腐的書呆子氣。從這里可以發現,文理基因的瑰寶反而成了糟粕。

智能儒學并不真正了解和知道,祖先們是怎樣創造圖、畫、符、文的,他們不知道圖、畫、符、文是祖先們通過“內取諸于身,外取諸于物”這個途徑誕生的。相反,智能儒學通過智能分析是外求的,他們所相信的是“遠取諸于物,近取諸于身”,而丟掉和忽視了一個關鍵因素,就是我們祖先個個都能夠反觀內視,是取之于身內。在漢代以后,社會都是以己之智而度古圣之慧,那又怎么能準確解讀慧智經典呢?其實,“內外遠近”這四個字的差別,就是道學與儒學的分水嶺和鑒別器。智能儒學不能涉及自己生命體內環境而研究文化,這就是他們最大的局限性。歷史上無數杰出的儒生、儒士,想在儒學的框架之內突破這一點,然而全都是以失敗而告終,都只能是玩文字游戲。所以,他們就誕生了一句“名言”,叫做:“六合之外,存而不論”。這八個大字,實際上是聰明的智能儒學者給自己界定的一個底線,這些儒士們還算具有自知之明。

所以翻開歷史,我們可以發現,只看見曹操、杜牧注解人類智能可以解讀的《孫武子》,而像必須具備慧智雙運能力才能注解的黃帝《陰符經》,五千年以來惟有張良與諸葛亮這兩個人進行了嘗試。這個現象,我們一定要把握住。當然,歷史上由于名利的驅策,或者在皇權威逼之下,仍然還是存在著少數人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韙,以愚智編修道學經典的事例不斷發生。好笑而又可笑的是,近代經過智能儒學前識教育余緒熏染、而又接受并不完整的西化式教育的人們,肆無忌憚地純用智能前識,正在全面白話化道學慧性經典,以滿足人們的“看得懂”,以滿足大人教育兒童。

選自團結出版社《慧性圖文思維教育——別把孩子教笨了》第195頁

北京德慧智教育科技中心教學部是熊春錦先生開展慧性圖文思維教育唯一指定的教學機構。
電話: 010-51662852 13717781923
德慧智網絡QQ:1204841392 1315291376
微信:dhz-book (德慧智)

您可以選擇一種方式贊助本站

《中華傳統五德修身文化?禮》亮點
《國學道德經典導讀》
《道德教育貴修身》
《甲骨文慧畫·詩詞篇》